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旁观组 > 有多少债 可以不还:人口篇(下)

有多少债 可以不还:人口篇(下)

@旁观组:旁观不止,冷静常在。用一颗偿债的心,去思考生育权。

三、个人权利,易放难收
 
民主国家,限制公民的权利,远比赋予公民新的权利要困难得多。我认识的很多中国人,都觉得美国的大城市还没有中国的安全,尤其在晚上,很多街区都不敢进入。有一个原因,就是个人可以合法持有枪支,这样当遭遇抢劫时,就算刘翔可能也会有灭顶之灾。最近,美国枪击案频发,但禁枪只能是镜花水月。
 
主废方的一个核心论点是中国人口增长速度已经很慢,许多家庭生育意愿已经不强。但是,这些统计都来自于中国现有的计划生育政策之下,放开了会出现什么情况只能根据调查所得的生育意愿来推断。更何况,人口还会持续增长,远未到下降的时候。很多研究用亚洲四小龙生育率的下降作为例证。问题在于,中国的人均GDP,尤其是生育率较高人群的人均收入,远未达到这些国家的水平。低收入亚洲国家的生育率可参照印度。
 
从另一角度来说,当计划生育这个约束很强,就有讨论价值。但如果大家都不愿意生了,约束并不起作用,改革便不迫切。计划生育政策在地方都有一定的灵活性,对于低收入阶层,向来有优惠政策。对于中高收入阶层,计划生育等同于收税。逐步的调整一直在进行。
 
如果取消计划生育,纯粹是因为看着碍眼,或是为发政见而发,那我们还需要做更多的调查研究。第一代领导核心犯下的错误,已经让我们这几代人吃了几十年的苦,为了后代的福祉,须慎之又慎。
 
关于计划生育执行过程中的侵犯人权行为,当然应该严厉谴责并依法处理。但是,举个例子,不能因为某些公安干警执法时逼供,我们就废除相应法律。侵犯人权,这是政治体制不够民主,政策执行不够透明所导致,而与计划生育并无因果关系。
 
四、老龄化和男女比例失调
 
老龄化的难点在哪里?绝非抚养比(dependency rate)的上升。诚然,抚养老人是劳动力密集型服务,但随着护理水平的提高,及城市乡村适宜老年人的交通娱乐设施的兴建,护理劳动力的比例需求一定也会下降。那要那么多的年轻人又有何用?人口增长过度,新增人口的边际社会贡献下降,只会降低人均生活水平。随着经济的发展,一亿年轻人也可以养活五亿、十亿、甚至几十亿老年人。
 
中国老龄化问题,关键之处一是在于社保基金空账运作,国家在改革开放前欠下的养老债靠向年轻人收钱来维持,这完全是财政寅吃卯粮之恶果,放开计划生育让未来的年轻人吃苦帮忙养老,这又何必?另一关键之处在于医疗保险改革的滞后与医疗费用的高昂。要降低医疗成本,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和研发人员,但与计划生育无关。
 
由于瞒报漏报女孩现象的存在,男女比例有多大失调,还未有定论。计划生育真的就导致男女比例失调了吗?如果没有事先流产以及杀婴、溺婴情况的存在,有无计划生育于男女比例并无影响。而且,如果婚姻市场上女性稀缺,养女孩更有经济保障,大家自己会用脑子来投票,选择兴建招商银行而非建设银行。
 
五、新能源和再生资源
 
马尔萨斯之所以没预测准二战后的情况,一是没意识到工业革命改变了人们对闲暇的支配方式,扩大了人们人生目标和兴趣的多样性。二是农业科技的迅猛发展使得地球的人口装载量大幅提升。但是,资源的制约仍然存在。地球上也许能活下一百亿人,但要都活得滋润显然是不可能的。土地供给是定值,只能提高利用效率。新型能源不断涌现,但发展速度跟不上发展中国家的增长率。至于叶檀所侧重的水资源,主废方强调的各种回收和海水淡化科技发展得都不快。总之,控制人口增长,会让当代和后代国民有更多的资源可以支配。
 
六、最后的话
 
环境恶化,经济泡沫,我们把负担留给明天,以求延续今夜的狂欢。计划生育,对个人生育权的限制,会使得每个家庭诞生出的那个可爱孩子少一个弟弟妹妹,但有机会享有更多的消费机会和工作机会。我们渴望自由、渴望财富,却往往没注意到和其它人一起合作、一起协调,会让生活更加美好。这就是协调失灵 (coordination failure),也是市场失灵 (market failure) 的一个原因。政府干预,非常重要。
 
然而,一个不为社会所有阶层考虑的政府,一个不为公民后代作长远打算的政府,有些政策,看似有效,实则危害深远。我们的强势政府五十多年前做了一件错事,三十多年前又做了一件正确的事。这没有正负相抵,它们给中国人带来的苦难并未结束,以致于90后这一代仍然要在生育权上付出代价。人口之债,归还的路途依然漫长。
 
延伸阅读:FT中文网 人口问题专辑
 
王格玮
新浪微博 @旁观组
team.bystanders@gmail.com



推荐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