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旁观组 > 睡不着觉怪床歪

睡不着觉怪床歪

@旁观组香港政府限制私人携带奶粉数量不是因,而是果。问题的原因在于深圳海关对个人走私奶粉的管理松懈,而通过在香港关口查验过关物品起到了为深圳海关分流的作用,相当于香港部分地承担了中国海关监管的成本。

香港实施“限奶令”已有半个月,大陆与香港媒体围绕这个问题的争吵也渐趋平静。大陆媒体人一方面怪罪政府保障食品安全不力,另一方面也埋怨香港人太过小气,阻断自由贸易。而香港一方则大吐苦水,表示水客的购买量造成香港本地市场的奶粉供给紧张,也给水客中转场所上水地铁站周围居民的日常生活造成了影响。
 
我感觉,对此类问题的讨论,首先大家应该确立一个共识,搞清楚问题的本源在那里,然后看各自兴趣,或讨论食品安全,或讨论地域歧视,或讨论文化差异,或主干,或枝节。
 
中国对进口奶粉收取10%的关税和17%的增值税。随着中国中产阶级队伍的壮大,以及国内对本土奶粉质量的信任度一直不佳,对国外奶粉的需求也日益旺盛。这样,就为奶粉走私者,也被香港人称为“水客”的人提供了套利机会。
 
有高关税,也就有走私。十几年前轰轰烈烈的厦门远华,走私的动机就是成品油的高关税。水客虽然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但终究是通过零售渠道购货并以散兵游勇的方式运输,利润空间一般。不过,水客确实是收入水平比较低的一部分人,对他们来说,仍然有利可图。
 
那么,为了维护关税政策,中国海关就应当依法管理。对于个人过境人员,海关的政策是5000元以下的自用物品免收关税。这样问题就来了。
 
首先,物品是否自用无法查证,电子产品一般就看过关客是否敢拆包,可奶粉此类食品一般只能视为自用。其次,海关验税过程繁杂,一般都要将货留存一下,而奶粉的体积和重量不小,这样,查验奶粉的海关管理成本相对其它手表、iPhone等小件奢侈品要高得多。第三,由于水客集中于罗湖关口入境,罗湖海关已经人满为患,如果中国一方查验物品消耗时间过大,而香港一方通关很快,就会使得过关队伍拥堵在中国一边。所以,对于深圳海关,非到没东西可查,一般轮不到对个人携带的奶粉征税。
 
这下我们知道,问题的症结就是中国对进口奶粉的高关税和深圳海关对个人走私奶粉的管理松懈。我个人以为,责任自然应该由中国政府来承担。
 
从这个角度来看,香港政府限制私人携带奶粉数量不是因,而是果。通过在香港关口查验过关物品起到了为深圳海关分流的作用,相当于香港部分地承担了中国海关监管的成本。
 
弄清楚了问题的本源,接下去要讨论香港是否要保护本地零售渠道畅通,关税对本土企业的保护,对贸易条件的改善,以及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那就要简单多了。

 

王格玮
新浪微博 @旁观组
team.bystanders@gmail.com



推荐 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