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旁观组 > 疯狂巴士

疯狂巴士

@旁观组安全和价格这两个因素,消费者的秤确实可能不准,需要调校。如果只是直接减少消费者的选择,而并不是改善消费者的信息和知情权,不见得是最好的选择。


 
香港的双层公交巴士,是一道很有特色的风景。不像其它城市仅把双层巴士作为观光用途,香港公交车的主力就是它。这种双层大巴,一般设有七、八十个座位,由于乘客仅能站立于底层,站位却只能容纳二十来位乘客。所以,双层巴士重点解决的是舒适度的问题——让大部分人先坐下来,这可是长途汽运才有的境界。我有时出行,相对更为拥挤的地铁,会优先选择搭乘巴士,这样就不用担心吊胆,害怕会忽略到身边无座的老人。
 
中国的很多城市,也曾经试用过这种双层公交车,最后却大多以失败告终。原因有很多。我亲身感受较深的有两点。一是上下客速度慢。遇到上下班高峰,单是上下客的时间就差不多相当于行驶时间。二是乘客的乘车安全体验欠佳。当巴士拐一些急弯时,重心侧移得厉害,让我总是怀疑汽车快要倾覆。如果汽车没停稳就上下楼梯的话,撞个鼻青头肿更是易事。所以,坐香港的巴士,需要的是一分淡定的心态,步调宜与旁边的大爷大妈们保持一致。
 
香港还保留有类似于中巴车的小巴公交系统。这些小巴被称作“疯狂小巴”,可见司机驾驶风格之豪放。为限制司机超速,每辆小巴都配备有超速警报装置,只要超过70公里/小时,报警器就要鸣叫。于是有些司机要么就练就了以69公里/小时的速度脚动巡航的本事,要么就不断考验乘客的耳膜和心脏,照超速不误。所以,我坐上小巴,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默默地将安全带扣好,不藏功与名。
 
小巴比大巴车况要差,感觉又危险,可就是因为总有些地方大巴没办法照顾到,所以小巴的路线依然很丰富。小巴与大巴之间,是一种竞争并且互补的关系。
 
在慨叹香港公交系统发达之余,前些时候又看到美国东部有唐人街巴士公司停运的消息。唐人街巴士只跑城际间的热门线路。比如纽约至华盛顿特区,火车票价格100到300美元不等,而唐巴只需要差不多20美元。可在舒适程度上,两者就有很大的差别。火车上座位宽畅舒适,有免费wifi,而汽车就和中国县城间的长途汽车差不多,车子不算旧,只是外面蒙着厚厚的一层灰,每个座位前都有标志性的黑色塑料垃圾袋,暗示着乘客可以在车上自由享用可以满厢飘香的食品。
 
记得我多年前第一次在华盛顿坐唐巴,步入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的候车室,仿佛一瞬间回到了小时候小县城的车站。候车室里,所谓的售票处就是两张桌子,买完票,可以去大街边等候,或是直接坐在旁边的几张凳子上。房间没有窗,不过自然有人会通知上车。
 
我乘坐唐巴最担心的安全问题并不是行车安全,而是到达地的安全。晚上到达华盛顿的唐人街,街边传来黑人青年嬉嬉哈哈的笑声,站在路边等待朋友来接时的心情总是不安的,而纽约的下车点,旁边就是理发店和水果摊,不远处的轻轨上,火车轰隆隆接连驶过,陈旧与嘈杂,活生生就是电影《秋天里的童话》中的场景。
 
最近停运的是一家叫作风华捷运 (Fung Wah Bus) 的公司。这家公司非常有名,是纽约唐人街最早提供折扣价格的长途客车公司,后来巴士价格战的主要参与者。2004年的巴士价格战非常惨烈,我没能赶上亲身体验,而何老师一定会有印象。反正,烧车,攻击司机,谋杀,这些华人服务业竞争的常用手段都用上了。
 
唐人街客车停运的原因,基本上都是因为其监管者联邦机动车安全委员会( Federal Motor Carrier Safety Administration)所指证的违规行为。譬如说乱鸣喇叭,车辆损坏等等。据 安全委员会的数据显示,唐人街公司(Lucky Star, Peter Pan)的司机不安全驾驶和车辆维护纪录比其它公司如灰狗(Greyhound)和Megabus等相比,都要差。据称,唐人街巴士司机的健康记录也如某些高级机密一样,神秘地失踪了。不过,这点不安全感,这点脏乱差,和价格相比,像我这样的穷学生,不按经济规律行事,又能怎样?
 
反对唐人街巴士停运的声音也非常强烈。安全委员会的数据准确程度和指导性一直受到质疑。而如果只看最关键的事故率,唐人街巴士反而要更低。这不仅令人怀疑是否另有利益人在安全委员会背后施加影响。灰狗公司的网上票价被迫降到唐巴的水平,可真实票价要比唐巴贵上快一倍,作为竞争中的受害者和客运行业的大哥大,不可能不对安全委员会施加影响。
 
安全和价格这两个因素,消费者的秤确实可能不准,需要调校,不过,直接减少消费者的选择,而并不是改善消费者的信息和知情权,不见得是最好的选择。
 
就在前天,9月14号凌晨4点,一辆载有51名乘客的灰狗大巴在俄亥俄州滑出公路,翻滚至少两周后撞到树上,至少35人受伤,多人伤势严重。当事人回忆,司机当时处于昏睡状态。

王格玮
新浪微博 @旁观组
team.bystanders@gmail.com



推荐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