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旁观组 > 世贸巴厘协定:聊胜于无还是重大突破?

世贸巴厘协定:聊胜于无还是重大突破?

@旁观组:WTO向前的每一步都是胜利,知其难而不退,等待谈判时机的到来,这是当今世界各处改革进步的基本方式。我们无可欣喜,然而乐见其成。


WTO世贸组织多哈轮谈判沉寂已久,几度经历僵局而难以突破。到了后来,对于所有成员国是否还能通过一致同意的新方案,已经很少有人还对之抱以希望。所 以,对于上周在印尼巴厘岛WTO成员国的此次谈判,媒体报道都显得不是那么热心。谁曾想,周六消息出来,经过和印度、古巴等国家妥协或拖延争端以后,新的 贸易推进约定已成功在望。这是WTO成立以来的第一个全球贸易协定,对于刚上任不久的世贸总裁来说,协定的达成是一个绝佳的好消息。

这一轮多哈谈判如此之难,实际上就是因为容易谈的已经谈完,剩下的都是难啃的骨头。你若想进一尺,必须在另一个地方偿人数寸。可WTO是有159个成员国的组织,要让所有人都满意可谈何容易。这也导致2008年那次日内瓦会议各国不欢而散后,贸易谈判往往都缩小到地区之间,而疏离于WTO之外。譬如Obama非常重视的美国与欧盟之间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以及泛太平洋国家之间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等等。

这次巴厘协定的核心是贸易促进,即消除非关税壁垒,降低贸易成本。据WTO引用的估计,若协议达成,将会降低全球贸易成本10%(非关税贸易成本本身约为货物成本的10%,关税约为5%)。OECD估计这会提高全球收入达4000亿美元,如果这个收益有6成将基本上属于发展中国家,那么可以给他们带来1%左右的GDP增长。其它网络报道引用的1万亿美元增进应该来自Peterson Institute 的估计——9600亿美元,但这个估计本身是基于远大于10%的成本下降,基本结果应该与OECD的相似。

当然,我们对这些收益的估计最好是持有审慎乐观的态度。如此大的收益,摊在桌子上,而发展中国家视而不见,任凭发达国家好心相劝,也许另有不可计算之隐。

我们可以从历史上找到一些消除非关税堡垒以促进贸易的案例。

欧盟的前身叫做欧洲共同体,更早些就是欧洲经济共同体。欧洲经济共同体的核心目标是建立关税同盟 (custom union),也就是说,经济共同体作为一个整体,内部采取零关税,外部采取统一关税。

然而,关税只是贸易壁垒的一部分。为了深化改革,延续开放搞活的道路,欧洲经济共同体国家在1987年通过了单一欧洲法案 (Single European Act),更进一步,拿非关税壁垒开刀。“同一个欧洲,同一个梦想”,一切看来都是顺风顺水的事情。

1992年,单一欧洲法案实施,共同体国家的法规和政策在法案框架下互相调和,互相迁就。在此之前,运货大卡车从德国进入法国还要排队,跨国旅行还要过关,而现在,拿着本护照就能感受到畅通无阻带来的快捷。欧洲各国的食品五花八门,制作过程繁简各异,要建立起统一的食品标准很难。这就和中国的甜咸豆腐脑之争差不多,你当是美味,别人还当它是毒药,协调起来比家务事还要繁琐。

成本越高,也可以看出来共同体国家统一市场决心之大,预期收益之丰厚。据当时估计,建立统一市场的收益将达到共同体国家总收入的7%。多年以后,欧盟继续将单一市场推进到单一货币,无论是喜是悲,大家都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格局。现在回头再来估计1992年的贸易整合收益,结果只有1.8%,也就是说,之前把收益高估了近3倍。这些都是欧盟自已估算的结果,说明不可能是有意贬低贸易促进的重要性。显然,有一种可能就是贸易增量被高估。开放中国南北贸易,你不能期望咸肉粽和甜豆沙粽的销量都增长一倍,对不对?

另外,从突破方向来看,此次巴厘决议的核心在于“贸易便利”,而多哈轮谈判的停滞,其实在于农业谈判的僵局,这次会谈同样解决不了印度农业补贴的问题,甚至有可能在今后更加复杂化。一般的估计都认为,农产品贸易壁垒下降所能带来的收益基本上都占到总收益的一半以上。农业问题作为现今WTO的首要议题无法取得进展,所谓的贸易收益有可能就是杯水车薪。

要达到此次巴厘协定的预期,还要发达国家大量补贴发展中国家,进行海关人员培训和基础设施建设。晓之以礼,动之以钱,如此种种成本不知是否被计入了估计框架?

其实我不是贸易黑,而是自由贸易的坚决支持者。WTO向前的每一步都是胜利,知其难而不退,等待谈判时机的到来,这是当今世界各处改革进步的基本方式。我们无可欣喜,然而乐见其成。对于中国消费者,尤其是年青一代来说,最期待的也许就是个人喜好品进口关税的下降。请相信,有利润,自然就有推动,关税并不是天生高昂,只是时机未到而已。

王格玮
新浪微博 @旁观组
team.bystanders@gmail.com



推荐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