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旁观组 > 意淫健脑

意淫健脑

@旁观组:如果我们穿越到民国时代,跟纯正民国风的人们一起测智商,我们的智商应属于天才级别。是的,“意淫”健脑,思想实验乃通往天才之路。

“说好的本质现象、携手旁观呢?那么粗鄙?!”请各位看官原谅在下贫乏的词汇;耐心看五分钟,您就会理解为何“意淫健脑”。

 

一、从“脑残”到“天才”

抱歉,又用了个不雅的词汇——“脑残”。如把这词理解为智障,时至今日,我们已有一定的标准来定义:若智商低于70(即处于智商最低的5%),那就有智障问题。在任何时候,所有人的平均智商(以及中位数智商)都是100

看惯了穿越戏、民国风,且试着让一百年前民国之初的人们穿越到到今日;不来拍电影,只来测一下智商。结果会如何?抱歉,大家会失望地发现,以今人的标准,纯正民国风的人们大多是智障——平均智商70

作为普通人的我们,回访一下、穿越到百年前,也参加智商测试,那我们的平均智商会是130——无愧天才,为民国最聪明的5%人们中的一员;定只有那些民国的才子佳人们才能与我们为伍。

是我们在过去的百年中变聪明了吗?或是在下胡诌?这所谓的“弗林效应Flynn Effect)”,由理查德-林(Richard Lynn)首先发现,随后詹姆士-弗林(Jim Flynn)将此发扬光大。

是的,有很多证据表明,如果我们的先辈们跟我们一起参加智商测试,平均来说,我们的智商会高很多。

 

二、“意淫”为通往“天才”之路

至此,相信很多看官已经在脑中列出了一大堆的原因,以解释智商为何提高——比如,教育普及了、考试能力增加了、营养提高了,等等。对,都有可能,但且容在下对这些按下不表,只在此聊聊我们熟知的“意淫”。

假设我们回到1950-60年代的美国,当时种族歧视依然肆虐,而马汀-路德-金的维权活动也广受关注。设想,当时年轻的美国白人回到家中问他们的白人父母:“明天一觉醒来,如果你们变成了黑人,你们对这个社会有何感想?”

在那个年代,他们的父母一般会说:“这问题真是愚蠢至极。你听说过有人从白人变成黑人吗?!”

是的,从白人变成黑人,确实没有先例。看官您怎么看?

这样回答是因为那个年代的人还不习惯于“意淫”、在假设条件下思考、进行“思想实验”。何为思想实验?即利用想像力,进行在现实中未做的实验:其他条件都不变,把一个白人的肤色变成黑色——这就是一个实验,我们想看的是他们对社会的看法如何改变。这样的实验在现实中无法做到,但是,我们的“意淫”是无极限的,我们可以进行任何思想实验。

是的,掌握了“意淫”之道的人们,智商就会提高,可以从“脑残”变成“天才”。

行文至此,忍不住扔个问题给21世纪的天才们:“明天一觉醒来,如果发现自己变成了维吾尔人、藏人、或是日本人,会有何感想?”请容在下提醒一下:思想实验时切不可被自己的感情因素而蒙蔽。

 

三、“意淫”的规矩

前苏联的心理学家和神经心理学家亚历山大-鲁利亚Alexander LuriaАлекса́ндр Лу́рия)还有更有意思的发现。他1976年的《认知发展的文化和社会基础(Cognitive Development: Its Cultural and Social Foundations)》一书中记载了一段他在乌兹别克斯坦的经历。

有一天鲁利亚见了一位名叫Nazir-Said的不识字的农民。鲁利亚问了他一个问题:德国没有骆驼;有个德国城市叫B;请问这个城市有没有骆驼?

Nazir-Said 重复了这几句话;然后回答说:我不知道。我从来没去过德国。

鲁利亚重新问了一遍之后,Nazir-Said 答道:可能有吧。因为那边有大城市,大城市一般有骆驼。

瞧,这简单的直言三段论(syllogism)对于Nazir-Said是天外之物,无法理解。不客气的看官或许已经用上我们刚刚用过的词:“脑残”。说到底,这是缺乏训练的结果。

各位也切莫认为这只会发生在上个世纪、或是“无知农民”、“文科女生”身上;其实,这样缺乏逻辑的“意淫”和推断,我们天天见——看到“丁锦昊到此一游”,有多少人觉得这一定是丁锦昊写的?

 

四、东莞的客人、昆明的恐怖、歧视我们的外媒

201429日(正月初十)下午,东莞的消息传来,网上一片哀叹。有勤奋好学刻苦钻研的朋友贴出了下面这么一张图:东莞2915-238小时迁徙图

能不能说香港人是东莞的情色业主要顾客呢?此图一出,转发无数;众多评论中,一般人的“意淫”之路如下:

扫黄29日下午发生;扫黄后客人立马跑回家;当天从东莞过去的人多,这地方就是客源地。

嗯,好像很有道理。确实,“大城市一般有骆驼”,这看上去也有些道理。

是的,这个“逃离东莞”的假设确实有很大可能在现实中成立;但关键是如何定义“当天从东莞过去的人多”,别忘了来往东莞的人不一定都是嫖客。我们应如下“意淫”(思想实验):

“扫黄29日下午发生;扫黄后客人立马跑回家;(有扫黄时)东莞迁出的人数,我们可以从现实中观察到。如果推算出:没有扫黄的假设条件下29迁出的人数,两者之间的差异是逃离东莞的嫖客人数。”

最简单的方法是找其他没有扫黄的日子,来跟29日比较一下。下图就是一例:东莞2615-238小时迁徙图

目测两者没什么区别,对吧?

31日昆明事件,老实说有太多毫无逻辑的“意淫”:

“新疆有人想独立,是“分裂势力”;昆明事件是新疆人实施的暴力恐怖事件;所以昆明事件是新疆分裂势力实施的暴力恐怖事件。”

“昆明事件是新疆人实施的暴力恐怖事件;从事暴力恐怖事件的人很可怕;所以新疆人很可怕。”

……

好吧,这跟Nazir-Said是半斤八两——当然,这里没有丝毫取笑的意思,只是指出一个事实;大家也应该明白,这只是缺乏相关训练的结果,与智力本身无关。

至于批评外媒的双重标准,更是赤裸裸地显露了逻辑的缺乏:

“我国政府说昆明事件是恐怖事件;外媒没有跟我们说一样的话;所以他们是双重标准。”

“昆明事件是恐怖事件;外媒没有说是恐怖事件;所以他们是双重标准。”

“昆明事件是恐怖事件;外媒没有说是恐怖事件;所以他们支持恐怖分子。”

……

还好,网络发达了,言论自由了,真相早晚显露自己。原来大家发现,即使是对英国这样的亲密盟友,美国也只会说“可怕且毫无意义”;这样看来,他们对昆明时间的说法也还可以,对吧?—— “美国谴责这一可怕且毫无意义的在昆明的暴力行为。”

 

五、本质现象,“意淫”中携手旁观

分不清现象和本质,其实是因为混淆了相关性因果性——甲乙两个事物表面上有关联,不代表甲导致了乙、也不代表乙导致了甲。

回到最初的“意淫”健脑:思想实验给所有人插上想像的翅膀,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和居家旅行的必备良药。停止废话,再次上图:

 

 

 

何英华

新浪微博:@旁观组

team.bystanders@gmail.com

参考文献和后记:

1.      百度的两张图取自:http://www.ifanr.com/400263 该网页上同时有相关的讨论。

2.      Jim Flynn 的主页:http://www.psychometrics.cam.ac.uk/about-us/directory/jim-flynn

3.      Flynn effect 的讨论和本文中一些例子可参考:http://blog.ted.com/2013/03/01/are-we-getting-more-intelligent-jim-flynn-at-ted2013/

4.      Jim Flynn TED 演讲视频如下(英文、中文字幕):http://www.ted.com/talks/james_flynn_why_our_iq_levels_are_higher_than_our_grandparents

 

 

 

 



推荐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