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旁观组 > 独裁有胆、民主无量

独裁有胆、民主无量

@旁观组“占领立法院”凸显的与其说是马英九的不作为和受牵制,不如说是民进党存亡绝续的危机感。

2014319日晚9时许,台北学生冲击正门位于中山南路1号的中华民国立法院,却从位于青岛东路的侧门一拥而入,拉开了由立法院审查“服贸”程序异议引起的“占领立法院”的大戏。民进党各派政治人物悉数登场,纷纷表态,推波助澜,蔚为大观。了解事件的原委,尝试理解剧情的发展,不啻为一堂生动活泼的公民课、政治课。

一、“服贸”影响了台湾哪些人

和任何一个现代社会一样,台湾社会也可分为上、中、下三层。上层是大资本家和高官豪门,中层包括普通军公教人员、医生律师之类的专业人士、中小企业主、工商业人士和富农,下层则包括产业工人、小职员、小商贩、小业主、中农、小自耕农、佃农、手工业者和其他社会弱势群体。

细读《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定》附件一中台湾方面的开放承诺,台湾此次开放的行业有生产服务(电脑及相关服务业、广告业、市场研究、管理顾问、技术检测与分析、畜牧业顾问服务、矿业服务、勘探服务、展览、复制、翻译、邮寄名单编辑、污水废弃物处理、银行、保险、证券期货),生活服务(清扫、摄影、包装、电影销售、土木工程、旅游业、娱乐文化、在线游戏、洗衣、美发、殡葬),流通服务(飞机租赁、小客车租赁、非电信电力设备租赁、非运输设备维修、快递、第二类电信业务、批发、零售、经销、海运、空运、公路运输及停车场、缆车、仓储、货运承揽)和社会服务(医疗器材技术检测、印刷、医院、老人及身心障碍福利),对大陆开放的范围和力度空前。如果该协定通过,毫无疑问是大陆到目前为止可以进入的最大服务市场。随着信息技术的变化,一些服务可以由非贸易品转化为可贸易品,并非一成不变。该协定潜在的影响不可小视。

考虑到台湾人均收入和教育水平均较高,而经济体量和纵深均较小,在台湾承诺开放的服务业中,占有优势的业务应该是有明显的规模收益或者网络效应,或者所需的人力资本密集。符合这样特征的业务可能包括电子商务、信息服务、在线游戏、文化创意、运输、旅游和金融业。直觉上讲,大资本家、专业人士和工商业人士这些中上阶层获益的可能更大。面临潜在冲击的则可能是自雇的小业主、小职员、小商贩、自耕农和手工业者这些下层草根民众。对他们而言,燃眉之急虽然没有,但晴朗的天边还是漂浮着两朵乌云。

二、民进党的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和力量之源

根据台湾学者林佳龙的研究,民进党成立之初时其主要群众基础恰恰是自营商、企业主、公司股东(小资产阶级)和产业工人、运输业工人、普通职员(劳工阶级)。而自耕农、佃农、渔民、盐民(小农阶级)与军公教人员、自由职业者、专业人士、经理人员(中产阶级)则更多地支持国民党。进入新世纪以来,农民,尤其是台湾南部的农民,也成为民进党的重要群众基础。可以说,民进党代表的是台湾中下阶层的政治经济利益。中下层群众是民进党的立党之本。由于历史原因,民进党的支持者大多是本省人。民进党基本纲领也不讳言“依照台湾主权现实独立建国,制定新宪,使法政体系符合台湾社会现实,并依据国际法之原则重返国际社会。”无法想象,如果不代表本省人的利益,民进党可以在选举中获胜,并入主中央政权。本省人是民进党的执政之基。民进党和共产党、改组后的国民党一样,都是根据列宁主义建党原则建立的革命党。同这些革命党一样,民进党是靠群众运动起家,靠组织纪律性发展壮大的。无疑,组织性是民进党的力量之源。有这三条,民进党不参与“占领立法院”反而奇怪。

三、技术流的杰作

现在慢镜头回放剧情。2013621日,两岸两会签署“服贸”。之后,以备查案名义送立法院。2013625日,朝野协商:双方签字同意“服贸”改为审议案,并逐条审查、逐条表决;未经立法院实质审查通过,“服贸”不能够启动生效条款。2013729日,朝野协商:将由立法院八个委员会联席审查,召开公听会,表达意见。201385日,朝野协商:国民党、民进党须各再举行8场公听会,方进行实质审查。从2013731日至2014310日,共举行20场公听会。2014317日,在立法院八个委员会联席审查“服贸”时,国民党籍立委张庆忠宣布“服贸”审查超过3个月,依法视为已审查,送立法院院会存查。引爆争议。2014318日晚,台北学生“占领立法院”,声明将占领63小时(至21日星期五中午),并表示“代表人民夺回立法院”,号召“在野党加入”,要求“马英九到立法院响应民意。”2014320日,马英九电招吴敦义、王金平、江宜桦会商。苏贞昌表示(民进党)将全党总动员,包围立法院。2014321日,苏贞昌、蔡英文参加包围立法院行动。2014323日,马英九首次回应学生,肯定热情,但指“占领立法院”违法。2014324日,学生冲击“行政院”,警民冲突。2014326日,学生提出“先立法、再审查”的三点要求:一、立法院在本会期推动建立《两岸协议监督条例》,二、条例建立前不对“服贸”进行审查,三、程序委员会不能阻挡条例建立。2014327日,朝野协商破局,“服贸”退回委员会逐条审查,逐条表决。

简单解释剧情。第一回合,“服贸”以行政命令形式进入立法院审查。法律依据是《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第一章第5条:“其内容未涉及法律之修正或无须另以法律定之者,协议办理机关应于协议签署后三十日内报请行政院核定,并送立法院备查。”和《立法院职权行使法》第十章第61条:“各委员会审查行政命令,应于院会交付审查后三个月内完成之,逾期未完成者,视为已经审查。”需要注意的是这么做的前提是“未涉及法律之修正”。另一个需要注意的是在谈判过程中,马英九指示相关各协议比照与外国“条约”办理。而条约是法律,须经立法院审议表决。这反映出两岸政治关系不是国与国,实践中却需要比照国与国这一特殊现象。

第二回合,朝野协商,“服贸”程序特殊化。法律依据是《立法院职权行使法》第九章第54条:“各委员会审查院会交付之议案,得依宪法第67条第2项之规定举行公听会。”和“服贸”相关的公听会前后举行了20场。显然,经过朝野协商,“服贸”在立法院的程序是比照需要审议表决的议案办理的。这反映了朝野对两岸关系具有特殊性的共识。

第三回合,强推引爆政争。317日国民党籍立委宣布“服贸”视为已审查,送立法院院会存查。国民党籍立委此举又将“服贸”视为行政命令,有违朝野共识。第四回合,学生抗争,并提出“先立法、再审查”的解决办法。这不只是要将“服贸”在立法院走的程序推回原点,还要变更目前处理两岸协定的程序。第五回合,退回原点。“服贸”由院会退回委员会,逐条审议,逐条表决,与317日状况相同。

在“服贸”一事的运作上,马英九和民进党都尽显技术流本色。首先,ECFA相关四项协议分别为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保障、争端解决。按照一般谈判顺序,是先货物,后服务,再后投保。而实际却是先投保、再服务,最后货物。投保与服务贸易协议触动利益广泛,阻力大,马英九这样安排有嫌疑是利用国民党同时控制政府、国会之机,强力推进。如果是这样,既规避了民意监督,又可获得民意背书,可谓机关算尽。而近来民进党却实实在在是有生存危机。从大处说,由于远有全球化,近有ECFA,自雇自营的小业主、自耕农阶层将不可避免地逐渐破产,沦为出卖劳力的受雇者,民进党的群众基础势必不断被削弱。从小处讲,民进党在野的滋味不好过。不过在“服贸”较量中,能以空间换时间,百般阻挠,终于使国民党犯下错误,引爆民意反弹。既拖延了时间,又动员了基层群众,还埋下了“先立法,再审查”的伏笔,也算沉着冷静。尤其值得一书的是“占领立法院”的当晚,佯攻正门,却冲击侧门,一击而中,为“声东击西”提供了现实版的例证。

马英九是执政党主席,又“以党领政”,高调介入行政院事务,同时透过“立法院行政院议事运作研讨会”控制国民党居多数的立法院,可谓大权独揽。马英九有胆独裁,强推牵涉各阶层利益的重要政策,自然没有与学生平等民主对话之量。可就算“服贸”能强推过关,民进党痛定思痛、戮力同心,两年后的大选又将是一番惊心动魄。不说了,耽误写论文了。最后老衲口占一绝,与诸君共勉:

民主科学好,办法很重要。转型摊成本,加息算一招。



推荐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