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旁观组:劳动力和要素市场中,或多或少的垄断在所难免。对于这些垄断是否合理,如何通过收入再分配来调和,各阶层往往争执不下。患得,患失,世间之“不幸福”大抵如此。

幸福“是比出来的”,央视主持人芮成钢如是说。在2012博鳌亚洲论坛青年领袖圆桌会议上,他比较了一下姚明和扬州市市委书记的收入,发现姚明的收入要比对方高两百倍,而双方的工作其实是“同样辛苦”。这样说来,至少与姚明相比,书记应该是“不幸福”的。对于突然被“不幸福”,书记没有当场辩驳——也许“不幸福”在悲情中国从来都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也许他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幸福应该系于姚明的收入之上。

很少有人敢和姚明比幸福。这就像我每在电影里看到英雄抱得美人归,对这些男人们除了纯粹的崇拜之情,没有一丝羡慕忌妒恨。原因很简单,再少不经事我也懂得些现实与虚幻的区别。那些美人从来也不会走入我的生活,男主角和我非但不是竞争关系,还可以随时让我在梦中附身穿越一下。可是,我对优质男人的容忍度在现实中却很容易下降,尤其是当他们轻而易举地掠去我可视范围内的白富美时,我不得不在心里直骂起这狗血的现实。

姚明的年收入,网上流行的说法是最高时曾达到3200万美元。在美国旅游购物,我觉得诸如9.99美元这类商品标价非常可笑,因为我可以在0.1秒内完成进位、对人民币的汇率兑换、以及占自己的月薪百分比等各类计算。然而,姚明收入这种天文数字基本上可以立刻摧毁我对数字的敏感:他的收入是我的几倍?天知道……

人类的好奇心和占有欲终究不会停止。平静心绪后,我还是用计算器把姚明和我的收入比率算到了小数点后两位。所以,我也理解有一天,会有那么一个人来对我说:“你有没有想过?一夫一妻制较之于一夫多妻制,对婚姻市场上的劣势男性而言,可以增进他们的福利”。在经过他不厌其烦地耐心阐释后,我终于可以大致上从经济学的角度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刚踏入婚姻市场的竞争者们一开始便良莠不齐,市场存在着天然的垄断竞争现象(极小规模的垄断)。一夫多妻制下,优势男性在诸如“干中学” (learning by doing) 等规模报酬递增因素的影响下,垄断力会持续加强。高富帅酷,宁有种乎?可以想象,劣男要求公平竞争优秀女性的呼声如惊涛骇浪。于是,优男只能选择妥协。婚姻市场异于商品市场,除了帝王级资源极度丰富的人,基本上不存在再分配的福利手段。随着社会的变迁,一夫一妻作为一种有效而现实的制度被多数人所接受,并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从这个意义上说,一夫一妻制在本质上限制或可以说是改变了婚姻市场上的竞争方式,其对每个人的配偶数量都施加了严格的配额管制,从而削弱了市场中的优势群体,市场的不平等程度得以降低。

关于一夫一妻制在异性资源分配意义上的解读,恐怕能接受的人不多。我们因之而更幸福了吗?很少有人会想到这样的问题,因为几乎所有的人都直接降生在这个制度上,都未能感受到其它婚姻制度下个人的境遇,这使得制度的比较变得很难。不过,现今的婚姻市场上,竞争已是非常激烈,想想如果要再进一步放松管制,可真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最近美国政府对华尔街高管薪酬的限制就是收入限额管制的一个应用。但对于消除垄断的负面影响,限额管制往往效率低下,收入再分配才是常用的手段。就让我代替书记来琢磨琢磨姚明的那点收入吧。经济学家卢卡斯说过,穷人福祉总难涨,不思量,自难忘。此话深得我心,我一想着自己生活的窘迫,思绪就无法停顿了。对于我来说,月收入增加一千元,可以让自己心跳的负荷瞬间满载;对于姚明,如果银行账户里生生地被挖去一笔给素昧平生之人,就算是一千或是一百,心里也是不愿,所以只能假设让姚明在得到收入前就被扣除一千元,这样他心中一定是波澜不兴的吧。是吗?想着想着,原来好像幸福的我竟然有些不幸福了。为了打消自己“罪恶”的念头,我举出多个设问来质疑此种方式的合理性,但我的脑中却又同时迅速闪现出了许多“流氓式”的狡辩。

 

- 为什么你会想到对姚明的财产进入再分配呢?
- 因为我不幸福。对社会财富进行再分配可以增加我的财产和消费。

- 你算老几?
- 全世界的无产者,行动起来。别人不声张自己的权利,不代表我不能。

- 姚明的私有财产受法律保护,他人岂有权利索取?
- 没有任何一项私有财产可以凌驾于公权之上。

- 姚明的高收入是以其个人杰出的篮球竞技能力在职业篮球市场上取得,球队经理愿意支付工资,球迷愿意买票,粉丝愿意看他的广告,无半分不义之财。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上,资源得到最有效配置。如果没这么高工资,姚明就去读MBA,而不来NBA了。你有什么理由减少他的收入来增加你自己的收入,而且你们俩八杆子打不着,你的贫穷和姚明没丁点关系啊?
- 在既定的法律和市场体系下,姚明的收入完全合理。但法律与市场体系为何就是合理的?它们本身就是不平等的根源,姚明的天才能力使其在市场上具备了天然的垄断能力,市场本身根本无力调节这类垄断下的收入分配。姚明赚的多,一定程度上间接导致了我赚的少。NBA老板少给他开一万工资,就有钱给孙子买两iPad了,我在富士康的工资就又能涨2毛了。外部性就更是不胜枚举。都看姚明比赛去了,就没人吃我的小龙虾排档了;都看姚明微博了,就没人踩我的旁观组博客了;广告都给姚明拍了,就没人看我的非诚勿扰了;奢侈品都被姚明买了,搞得我也想买真维斯了。

- 你这是扼杀市场,这样分配制度下,姚明还会兢兢业业,为大家打出好看的比赛,让球迷欲仙欲狂吗?现在退役了,他还会回到祖国,主动接受你的宰割吗?姚明不出力了,不回国了,你一定啥都分不到啊?
- 我不会分光他的财产的。公平之下,我会注意维持一定的效率。你说姚明少个千把万的,会少卖几分力啊?

- 凭啥就盯着姚明啊?为什么不选择性地将分配目标限制于品质道德败坏的人?
- 所谓的社会道德、普世价值,无非是一定历史阶段各个收入阶层相互斗争,相互调和的产物。时过境迁,我们需要重新定义善与恶,公平与差距。接下来,我自然会算计其它人的收入。现在我关心的是谁的钱好分,谁不在乎自己的钱被分。

- 难道你的内心没有为自己的邪恶感到一丝恐惧和绝望?当你进入富人阶层时,你会怎么办?
- 我不想摧毁整个私有制和既有的分配制度,我会满足于最终财富的不平等,只不过我认为现实经济对于勤奋、对于禀赋、对于关系这些资源的回报实在太高。一方面,这些都切切实实地发生在我的身边,另一方面,与我抱有相似想法的阶层也日益壮大。和富人阶层在财富再分配上竞争可以提高我们的收入,这有决定性的意义。这是我新的目标。如果我不为这个目标而努力,我就不快乐了。

 

好端端的梦,越做越沉重,我必须努力地醒来。梦想无法照进现实,姚明的收入何时能进入我的腰包看来也是遥遥无期。书记同志,你一定尊重姚明的高收入,你的幸福感一定不会因姚明的收入而有所削减,你也一定会劝我不要和姚明比收入。但是,我这样贪婪的人,不但为着姚明的收入而不幸福,为着你的收入同样也会伤心,这可怎么办呢?幸福究竟在哪里?

 

谈谈收入差距和经济泡沫(一)幸福在哪里?


本节作为《谈谈收入差距和经济泡沫》系列文章的楔子,唠叨着一个荒诞的主张。希望本文能给读者们的心里带来一些异样的感觉,可能是不安、迷惘、愤懑、鄙夷等等,只要大家有话不吐不快,能感悟到一些新的东西,这就是我的目的所在了。抱歉的是我现在不能把自己的立论告诉大家,留待后文再叙。一方面是因为铺垫和准备还不够,更重要的是我的想法也必然很不成熟,希望能在与大家共同探讨的过程中继续思考。收入不平等本身不是笔者关注的重点。我之后要着重论述的是收入差距扩大,政治体制,和经济泡沫之间的潜在关系。在涉及这些问题之前,我们必须就(收入)不平等这一概念取得共识,或是建立有理性的分歧,即知道所有的分歧根源于何种道德基准和自然法则,这样才有益于我们明晰地、有条理地对其它相关问题进行思考和讨论。不平等问题在某种角度来看,像个哲学问题。在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诞辰三百年之际,我们结合这许多年来的科学进步和社会实践,重沐先哲的思想光华,再来追问这些问题,是累事,也是乐事。

补注1:本文叙事无意对任何性别、任何群体作道德和价值上的判断。如读者在阅读过程中被有所冒犯,笔者深表抱歉。拙文陋笔,祈蒙见恕。

补注2:@旁观组 是一个共同创作团队。博客结构及文章立意由团队集体商定,而每篇文章的全部文责,均由相应的主笔作者单独承担。欢迎批评,欢迎传播。

王格玮 @旁观组
team.bystanders@gmail.com

话题:



0

推荐

旁观组

旁观组

138篇文章 1次访问 5年前更新

本质现象, 携手旁观。 微博:@旁观组 http://weibo.com/TeamBystander 邮箱:Team.Bystanders@gmail.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