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旁观组:美元汇率在80年代初期为何飙升如此之久仍未有定论,然而之后数年的狂泻却是早有注定。

图:美元对西方主要货币汇率(1973 ~ 2012)

2012年的美元走势基本平稳。美元汇率年中受欧债影响先升后降,变动幅度不大,算是全球金融危机后最平静的一年。相对应的,人民币兑换美元的汇率,年中略降,之后则升升不息一直至今。

 
鉴于人民币对美元这七年来累计升值已经超过了30%,而2012年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占GDP比率预计也将降到2%左右,美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10月22号在其博客中宣称,中国的汇率政策已经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当然,那时正值总统选举白热化阶段,左翼的克鲁格曼不会去支持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所主张的政策。
 
那么,美元对人民币真的已经快跌到头了吗?
 
中国的东西已经不便宜了。经常穿梭于中国和美国的人早已习惯于从美国往中国带回奢侈品,而离开中国却总是发现没什么东西值得携带。
 
外国品牌的商品受到中国人的强烈追捧。额外的进口关税还是无法浇灭大家购买外国品牌的热情。作为趋利避害之下的必然选择,海淘(个人从外国网站或商店购物再经由物流或个人带回中国)开始兴起。
 
市场普遍预计,中美今后的物价趋势也不会有太大差异。中国今年第三季度的CPI又重回2时代,同比增长回到2.0%,和美国的物价涨幅相近。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从此之后,在汇率问题上,中美两国就不再兵戈相见了呢?
 
克鲁格曼1985年在一篇著名的文章中成功预测了80年代后期美元汇率的快速贬值。注意,他着重预测的是贬值的速度而不只是贬值本身。他当时的基本看法是,长时期的经常项目赤字导致债务水平上升,其必然要求经常项目盈余以消除债务,这样货币必然要贬值。85年之前之所以不贬反升,一是因为市场大部分的投资者未预期到长期趋势,二是预期正确的投资者和经济学家不曾积极发声,改变其它人的看法。也就是说,市场已经错了太久,一旦预期调整正确,还要弥补之前的错误,这样市场的调整就会非常剧烈。
 
市场预期的惰性绝非几位经济学家的呼声所能转变。关键性的转折发生在1985年9月,G5国家的财政要员在纽约的广场酒店举行秘密会议,决定开始共同干预美元汇率。自1985年1月至1987年1月,短短两年美元的贬值幅度就达30%。如果是股票,尤其是中国的股票这样上窜下跳也就罢了。汇率变动直接反映在低风险国债的回报和国际贸易的回报上,影响巨大。
 
回过头来,看今天的美国,贸易项下赤字之规模和历时远超过当年。购买力平价只能作为长期汇率的指导因素。更关键的是,汇率、贸易顺差逆差、投资与贸易,这些因素交织在一起,互为影响。
 
人民币在国际化这一方向上,表现得尤为积极。但即使是欧元,也无法取代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鉴于欧洲经济萎靡,欧元恐怕坚挺不起来。那么,人民币主要钉在美元和欧元身上,为了维系已经不景气的出口,中国绝不会放任人民币自流。其余货币,如日元、港币,已经被美元折磨地焦头烂额,可就算到最后一刻,政府仍是汇市中的主角。
 
在政府这样的强参与下,市场预期基本已被锁定。投资者普通预期美元走势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会比较稳定,既然如此,美国高筑的债台也就持续未能对汇率产生影响。
 
然而,出来混总要还,当进出口贸易被各国用作调整经济周期,甚至促进长期经济增长的工具后,市场失衡就成为了一个世界性的、政治性的症结。惟有在危机爆发时,人们才能真正意识到经济规律的意义。
 
高储蓄率,很大程度是出于对投资风险的乐观。预期有时就是一张窗户纸,关键在于谁来捅破。当主权基金的收益以及面对未来汇率风险的脆弱真正透明地展现在国民眼前,大家才会感到恐惧,并且恐惧于这种恐惧的蔓延。
王格玮
新浪微博 @旁观组
team.bystanders@gmail.com
话题:



0

推荐

旁观组

旁观组

138篇文章 1次访问 5年前更新

本质现象, 携手旁观。 微博:@旁观组 http://weibo.com/TeamBystander 邮箱:Team.Bystanders@gmail.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