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旁观组贸易增加值的核算,对于理解产品的全球价值链,有重要学术意义,但并不能改变我们对美中贸易争端的理解。

WTO和OECD本周星期三发布了一份报告,以增值部分来重新核算世界贸易量。之前大家通常见到的各国进出口值一般都只考虑商品的最终价值,但来料加工等贸易方式的存在表明,用增值来核算能更清晰地显示出对外贸易对本国经济的贡献。事实上,GDP就以增加值计算所得,我们通常所考虑的外贸依存度的计算是用贸易量除以GDP。如果二者都能以增加值来计算,这一比率将会更有意义。
 
《华尔街日报》当日报导的英文标题是《OECD, WTO数据显示美中贸易失衡要更小》,结果翻译到华尔街日报中文版,标题即变为《报告:美中贸易失衡不如传统认为的严重》。请注意,中文标题以主观的“不如...严重”取代了原英文标题较为客观的“更小”。
 
我认为,要进一步探讨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的影响,有三点需要澄清:
 
第一,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数值本身,是个金融问题。因为经常账户基本由贸易差决定,中国每年的外汇储备增加与贸易顺差息息相关。中国长期以来对贸易的高额补贴在未来可能会引起政治问题,这又意味着中国政府对美元资产的偏好有可能会发生变化。而因此所导致的美元汇率波动将会给国际金融市场带来深远的影响。
 
第二,中国与美国之间的贸易争端,由中国对美国高速增长的出口导致,而与进口无直接联系。就算中国对美国没有贸易顺差,但两国相互进口出口的商品显然不同,中国出口的商品向美国输出了廉价劳动力。只要中国对美国的出口持续高速增长,美国制造业萎缩过程中劳动力的行业转型速度将会有所不及,这就会给美国劳动力市场带来很大的压力。所以,顺差大小不重要,重要的是出口增长速度。
 
第三,某本国际贸易教科书的第一页就声称,如果贸易量不以增值来计算,看双边贸易余额就没有太大意义。譬如说,2009年iPhone的生产成本179美元中,富士康的增加值仅有6.5美元。芭比娃娃零售价9.9美元,而中国工厂贡献的产值为35美分。这里,要看到贸易争端的核心是工作机会侵消的问题。就算中国100美元的出口值里面只有1美元的增加值,但就是这1美元反映出了中国的竞争优势,直接导致了美国同类制造工人的就业机会减少,那么,余下的99美元是中国自己制造,或是从日本进口,或是从美国进口,又有什么关系?双边贸易量无论是用最终值还是用增加值来计算,都非常重要。
 
这样来看,贸易增加值的核算,对于理解产品的全球价值链,有重要学术意义,但并不能改变我们对美中贸易争端的理解。
王格玮
新浪微博 @旁观组
team.bystanders@gmail.com
话题:



0

推荐

旁观组

旁观组

138篇文章 1次访问 5年前更新

本质现象, 携手旁观。 微博:@旁观组 http://weibo.com/TeamBystander 邮箱:Team.Bystanders@gmail.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