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旁观组 > 有多少债 可以不还:人口篇(上)

有多少债 可以不还:人口篇(上)

@旁观组:旁观不止,冷静常在。用一颗偿债的心,去思考生育权。

朝鲜欠了前苏联110亿美元,谈判了20年,两个伟大领袖都去世了,总算等到了这一天。俄罗斯周一(17日)表示同意勾销这笔债务的90%,而且将其余债务用于在朝鲜再投资。这就是所谓的虱多不痒,债多不愁?

 
事实上,赖账往往是要付出代价的,有借不还,再借很难。不过,国家债暂且到下次再讲,本篇谈谈最近很热的计划生育政策改革之争。计划生育,就是家家勒紧裤腰带,为我们国家的过去还债。
 
主张坚持计划生育政策一方的总统领是叶檀女士。她认为,”中国的计划生育是为曾经的滥生支付迟到的罚单,是对未来地球与国家负责的态度“, 计划生育还须实行。她的《反智的人口增长理论可以休矣》系列阐述了三个主要观点,1. 人口增长放缓,趋势不变;2. 水资源极度紧缺,无法保证对新增人口的供养; 3. 老龄化问题可以通过提高劳动效率、延迟退休年龄加以解决。
 
另一方主张废止计划生育,也集结了诸多人口学家、社会学家、经济学家等等有识之士。主废方的观点主要有,1. 总和生育率达到历史新低,新生代家庭生育愿望减弱,人口增长压力很小; 2. 新科技促进资源有效利用和开发; 3. 老龄化、男女比例失调、人权侵犯等社会问题因计划生育政策而加剧。
 
上面提纲挈领一番,现在就该我们旁观之众出手。我认为,计划生育的废止终将提上日程,但在现今中国,这绝对不是当务之急。
 
一、你考虑过大海的感受了吗?
 
主废方有一篇文章的结尾,讲了这样一个故事:退潮时的沙滩上有无数搁浅的小鱼,一个孩子不断地把鱼扔回大海;大人笑他,拣几十、上百条归海,又有何用,毕竟不能改变所有鱼的命运,谁在乎呢?孩子说,这条小鱼在乎。
 
个体权利和福利的最大实现,是人类繁衍发展的终极目标,是我们讨论的前提。
 
人生活在纷繁的社会中,社会的和谐和发展,影响到每个人的福祉。外部性由此而产生。大家能想象道路交通在一个没有红绿灯的城市会是什么样子吗?大家能想象一个没有法制和个体约束的地方吗?人权,从来都是相对的,从来都必须服从于社会的规范。触犯众怒,譬如说杀人放火,在很多地方都甚至会剥夺生存权,更不用说自由权和平等权了。生育权亦是如此。
 
如果其它家庭都选择按兵不动,那么对某个具体的家庭来说,最优生育决策当然可以是超过一个。一个家庭的超生对社会的影响可以近乎不计,那我们凭什么要剥夺他们的生育权呢?但是,如果全中国育龄妇女都再生一个,那么就可能是一亿人的人口增量。这些孩子们在成长、就学、就业中就要一起竞争有限的资源,生活质量就会更低。那么,如果让你选择,大家都多生,或者大家都只生一个,你会选择哪个方案?
 
马尔萨斯人口论虽然在预测上不是很准,但它其实只是讲清楚一个很直白的道理:地球资源有限,人如果太多,没法装。
 
个体决策与社会最优决策出现分歧,这就需要政府介入。过去明清政府都不管,其结局只能是人多了就没粮吃,没粮吃就只能造反抢别人的。这改革开放三十年,就是有着计划生育坚实地坐镇后场,才有着市场化和国际贸易双翼齐飞,带动中国经济蓬勃发展。
 
大海容纳不下鱼儿,抛弃一些,那是为了其它鱼更好地生存。当一个物种快速繁衍,破坏生物链时,反而会对这个物种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二、”人口红利“论可以休矣
 
秉持”人口红利“论的学者,认为中国丰富的廉价劳动力对中国经济贡献非凡,不可或缺。这种观点只看重总量,却对个人生活水平视而不见。香港、台湾在经济起飞时,制造业劳动力也很廉价,但储备确实不大,很快用尽,后来只能逼得香港进口菲佣,台湾向大陆转移产业了。反观中国,世界GDP总量第二固然意义重大,但人均水平不高又如何?
 
从经济角度考虑,廉价劳动力储备丰富,可以发挥规模经济,在一定时期内,激励创业,提高中小企业生存能力,有助于发现真正有才能的企业家。但我们发展经济的目的是共同富裕。只要所谓的”人口红利“尚未用尽,就说明还有劳动力生活在只够维持生存的最低水平上。对于低收入阶层,他们想看到的就是企业招工难,家庭招保姆难。劳动力成本上升,这是经济增长中的必经之路,是好事,绝非坏事。所谓的”红利“,现在无非是企业家,中产和富人们的红利罢了。
 
 
王格玮
新浪微博 @旁观组
team.bystanders@gmail.com



推荐 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