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旁观组:短短数年来,中国的贫富收入差距急剧扩大。但是,人们心目中的合理收入差距在短期内不可能有大的变化。现实和社会心理规范之间的矛盾有可能导致各收入阶层间的摩擦加剧。

前文提到,收入差距统计的质量不佳,主要原因在于高收入阶层的收入统计数据匮乏。由于高收入阶层的收入来源繁杂,统计起来难度较大。而且,作为税收的主要目标,高收入阶层更倾向于低报收入。这些困难不仅仅在中国存在,在其它国家也是同样。在美国,工资所得及资本所得都必须向税务部门报告,而且税务部门也有激励仔细核查高收入群体的收入,这样,报税数据就成为一个稳定而准确的收入统计来源。

收入差距和财富差距密切相关,但又不完全等同。收入反映的是短时期,也是就一年内实现了的财富变动。在股市和房市震荡时,财富波动很大,但如果投资者继续持有资产,资本收入的变化有可能就不大。由于财富的统计更困难,数据更少,我这里主要谈的是收入差距。

收入差距最直观的统计是直接把社会人群分成两组,直接看各自占社会总收入的份额。另外,我们也可以挑两个具有代表性的个人,看他们的收入比。所谓具有代表性并不是说如姚明或李彦宏等具体人物。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具体人物收入的变化并不能反映整个社会收入差距的变化。我们可以将所有的人按收入排序,最富的第一个百分位所在者,就意味着比他富的人只有百分之一,最富的第十个百分位所在者,就意味着比他富的人只有十分之一。如果我们认为譬如说最富的十分位人群是富人,不管全社会的收入水平是高是低,他们始终是我们眼中的富人。这样,看看这组人群的收入变化,我们就能知道富人阶层的收入变迁了。

下面我们将会先谈谈最近的两个学术成果,然后再从直觉上思考一下收入差距的现状。

一、一个调查统计

梁运文/霍震/刘凯在2010年《经济研究》上有篇文章。他们从奥尔多中心所作的调查中发现,2007年,中国的城镇居民家庭中,最富的百分之一所赚取的收入,占全部城镇居民家庭收入的近四分之一;最富的百分之五的家庭赚取的收入占四成;最富的十分之一家庭的收入则刚好是全部收入的一半。穷人的收入份额相应地自然就很低,例如,最穷的十分之一家庭的收入才占总收入的百分之一多点,这些收入对穷人来说至关重要,但对富人来说则可以忽略不计了。

在2005年,这些穷人的收入份额还有2%,而最富的百分之一家庭的收入占总收入还是12.4%。也就是说,不进则退,富人积累财富的速度在这两年中要超过穷人很多。

再看看调查中一些分位点的具体收入数字。处于最富的百分位之五的家庭收入,2007年为11300元,百分位之二的家庭,收入应该在35000元左右,百分位之一的家庭,收入应该在八到九万元之间。大家不要忙着置疑这些数字的准确程度。中国城镇家庭总户数,在2007年应该不超过2亿,其中的百分之一就意味着2百万。中国排名第两百万的城镇家庭有九万元的年收入,当然值得商榷,我们下面还会再谈。不过基于中国现今收入统计的现状,作为一个基准并用于发现趋势还是有价值的。

那穷人赚多少一年?最穷的百分位之五家庭2007年收入752元,与相应的最富百分位之五家庭比,比例是1:15。而在2005年,这一比例还只是1:10,仅两年光景,这一收入差距就又扩大了一半。实际上,最穷的百分位之五家庭2005年收入还在1000元左右,如果考虑到统计误差因素,穷人的日子就算没有变差,也不可能改善。

当然,5%和95%位置的人,相当于西部小镇上的普通工人和东部大城市的高层公务员,生活境遇相差太远。如果我们去观察其它收入差距不大的两组人,会发现收入差的变化会小一些。

那我们来看看中产的境遇。令人惊奇的是,05年和07年中位数城镇家庭的收入为3000元和3008元,几乎没有发生变化。所以,中产与富人之间的收入差距在期间也增大了。

二、另一个调查统计

无独有偶,有另外两个课题组在2007年就中国居民收入问题也作了一个详尽的抽样调查。李实/罗楚亮在2011年的一期《经济研究》上据此也有一篇文章。他们的结果基于个人,而非家庭。他们发现:最富的十分之一城镇人群的收入份额接近四成,而最穷的十分之一人群的收入占总收入的百分之三左右。由于这是个人收入差距,这个结果显示的07年收入差距要比前一个统计结果小。粗略地看,这两个统计结果之间具有一定的可比性。

在调查中,高收入人群的样本代表性不足。李、罗的文章就非常强调解决这一问题。作者通过2007年福布斯榜和胡润榜得到财富信息,再以财富数量乘以0.05来作为他们的年收入,这样,年薪酬在12万元以上的2021人,他们收入的均值为约43万元。基于这两千人的收入,作者相应地上调了统计中高收入人群的收入。这个调整还参照了当时的一则新闻——2007年,中国个税年所得12万元以上自行纳税申报人数超212万。

三、粗略的直觉估计

从学术的角度来看,结论要有说服力,就必须言之有据,所以该文章的对高收入人群收入的估计较为保守是正确的。我们这里就稍微地非学术化一点。就个税申报我们都知道,有单位的人,一般都由单位代报了。一般自行申报的都是私营业主或自由职业者等。那全国有多少人年所得在12万元以上?212万才占中国总人口的千分之二!再看高管收入,如果收入只占财富的5%,这连买国债的收益都快不如了。你信吗?反正我必须存疑。

富豪榜的候选人都是财富可查的上市公司企业家。在中国,活跃于资本市场的投资者不一定显山露水,“闷声发大财”尽人皆知。关于政府官员的真实收入,民间也有诸多猜测。譬如,前某市委书记家族的海外财产,有好几个版本的传闻。80亿元人民币或60亿美元不等。纽约时报估计,其亲戚财产的保守数字为1.6亿美元。这样来看,政府高层领导人家庭的财富跻身中国千富之列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如果我们来非常不学术地拍拍脑子。假如这两篇文章对最高收入人群的收入低估了一半。那么最高收入的十分之一人群的收入份额将达到近六成,最高收入十分之一家庭的收入份额将近七成。下篇我会再详述美国的收入差距现状。现在要告诉大家的是,2010年,美国最高收入的十分之一人群的收入份额是47.8%。

什么是合理的收入差距?这取决于各阶层的谈判和斗争实力,受到历史、社会、道德和各种经济因素的制约,并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数字。但是,正因为如此,人们心目中合理的收入差距在短时期内不会发生变动,是一个比较稳定的社会规范。这与中国现实中快速变动的收入差距相矛盾,必然会导致各收入阶层之间的摩擦加剧。这是我们真正担忧的地方。

谈谈收入差距和经济泡沫(三)拨雾见影之二

前文:谈谈收入差距和经济泡沫(二)拨雾见影之一

谈谈收入差距和经济泡沫(一)幸福在哪里?

王格玮 @旁观组
team.bystanders@gmail.com

话题:



0

推荐

旁观组

旁观组

138篇文章 1次访问 5年前更新

本质现象, 携手旁观。 微博:@旁观组 http://weibo.com/TeamBystander 邮箱:Team.Bystanders@gmail.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