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旁观组:隔靴搔痒。从务虚的角度,我们来谈谈解决中国收入差距问题的两个手段。

三、解决收入差距问题的两个(务虚)手段

收入差距问题的产生,在于真实差距脱离了社会可接受的差距范围。这样来看,要解决收入差距问题,相应地就有两个手段。
 

第一个办法是调整各阶层可接受的合理收入差距。现今的收入差距绝对不是历史以来最严重的时期。几百年前的封建王朝中,皇室宗亲、官僚地主 ,和底层民众之间的差距,比今天应该有过之而无不及。解放后,由于通过户籍制度禁锢人口流动,并在小区域范围内实行“大锅饭”制度,人们感觉上的收入差距缩小了很多,这也是现今社会主义者称道的地方。
 

由此,改革开放初期,社会认同的收入分配现实是相对比较平等的一个格局。经过三十年的洗练,大家逐步接受了市场经济下收入差距会逐渐扩大的这一事实——世界变化快,我们终于明白。我们不明白的是,世界凭什么应该这么变。按理说,中国人民的适应能力之强在世界上应该也处于先进水平,可再强也还是跟不上真实收入差距的变化。
 

在民主自由的社会里,让各收入阶层接受一种分配现实,同时调整收入差距预期,这不能通过暴力实现。理想的道路是政治选举与和平谈判。当收入差距过大时,低收入阶层人数增多,政治参与力量增强。如果政治结果主要取决于选举人的数量,那么这就往往意味着富人阶层需要作出让步。这种情况其实在所有的国家都在发生。
 

问题就在于,改变人们的观念很难。很多社会规范,譬如说多劳多得,譬如说公平竞争等,都根植于大家的心中。但就算是在竞争性的市场中,垄断也无可避免,何种垄断合理,何种垄断大家不服,很难取得共识。姚明是技术与禀赋垄断,大家都认可。官员如果用权力获得经济垄断力量,大家称其为腐败,并深恶痛绝。其它比较微妙的收入获取途径,如资本,如人际关系,如地域优势等等,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天平。要达成共识和妥协必然需要时间,可以预计,如果没有大规模的社会摩擦,或是国际间战争冲突,在短期内各阶层都不可能再作更多的妥协。
 

第二个解决收入差距问题的办法是调整真实的收入差距。现在,我们把视角正式转向政府。中国政府对收入差距问题不可谓不重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收入差距”是一个出现频率很高的关键词。中国的问题绝非在于政府不作为。真正的问题在于现今政治格局导致低收入阶层谈判斗争手段非常单一,各收入阶层缺乏对话平台,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因此近乎于陷入僵局,政府本身在这方面几乎不可能有太大的作为。于是,政府选择从经济政策上下手,依赖市场来调节收入。
 

在中国,有一个现象很特别——政府把经济增长率的目标定得很高。其它发达国家每年若有4%的GDP增长率,政府就可以要求大家歌功颂德了,可换作中国,这就是崩溃级别的水平。在操心收入差距的同时,政府更担心的是绝对收入水平的下降。由于高收入阶层在垄断能力、市场进入能力、和信息获取能力更有优势,他们获取经济增长利益的份额要比低收入阶层更高,这在中国尤其明显。8%的GDP增长反映在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增长或许只有2%左右,那GDP增长率如果降到4%怎么办?低收入阶层的收入怕是要负增长。由奢入俭难。负增长,对于中产,意味着开不起车,下不了馆子 ,对穷人来说,更会涉及温饱、教育、医疗一系列的问题。
 

总体经济的高增长率保证所有人的收入都处于增长水平,但这无益于抑制收入差距的扩大。政府倾向于用经济补贴来解决。因为中国的税收转移能力很弱,就算能匀点钱出来,从中央财政发一百块钱下去给穷人,穷人拿到手里的也只能剩下十块。太多这样的故事,如三峡移民,如震区重建,已罄竹难书。而经济补贴通过市场来实现,平等透明,易于实现。新农村运动和汇率低估是中国政府补贴低收入阶层的两个最重要手段,其补贴规模之大,在人类历史上也是鲜见的。我们将在之后的文章中详述。
 

用经济补贴通过市场来调节收入差距,优点在于不易滋生腐败,效率高,但缺点在于,长期下不可维系。政府补贴靠的是举债。虽然税收一直高速增长,但却从不减少支出,两眼只看着还算低的债务GDP比率,无异于掩耳盗铃。地方负债,表外负债,国企银行负债……一大堆债务问题涌动于中国看似健康的政府负债之下。并不是说我们或政府没意识这些问题。人性、时局、与政治,只能使得政府自欺欺人,用鸵鸟政策以求得短期任内的安稳。与破坏环境相同,这种寅吃卯粮的行为透支国家信用,只能依赖于父债子还,让我们的后代承担经济危机的苦果。
 

中国经济泡沫程度严重吗?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对中国短期、中长期的经济发展有清醒的判断。曾经有过不破的泡沫吗?也许有,不破的就不能叫泡沫,那该叫经济增长的奇迹,或是正确英明的经济政策。但是,在中国现在这种规模的信用和财政扩张,这可是人类历史上最关键的一次赌博。
 

西方国家近两三百年来的经济增长证明,稳定发展才是硬道理。美国平均一下两百年来的年增长也只有2%。生产技术、经营管理、人力资本,这些要素在中国的复制都不是难题,所以中国很多行业的生产力可以在这么短的几十年内一下子与西方国家比肩。然而,人类生存的缺陷在于对某些不可再生资源的依赖,现在主要是土地,还有能源。生产力再高,这些资源还是无法增加。每个人都想住大房子,土地在哪里?每个人都想开轿车,“页岩气革命” 能根本性地解决能源问题吗?随着经济的增长,普罗大众在提高生活水平的时候都要消费这些资源。所以,只想着提高生产率就能达到共同富裕,这在短时期内是绝对不可能的。经济手段很重要,但不是万灵药。
 

那政府还能做些什么?剩下的手段还是政治改革——建立各收入阶层谈判对话的平台,并增强转移支付的效率。关于政改这一老生常谈的话题我们隔靴搔痒,打打哈哈。后文将只从经济的角度出发,就收入差距本身谈谈用税收进行转移支付的原则。

王格玮 @旁观组
team.bystanders@gmail.com

话题:



0

推荐

旁观组

旁观组

138篇文章 1次访问 5年前更新

本质现象, 携手旁观。 微博:@旁观组 http://weibo.com/TeamBystander 邮箱:Team.Bystanders@gmail.com

文章